电热片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片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心理罪再遭IP拆卖它会成为下一个鬼吹灯吗傅霖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6:50:03 阅读: 来源:电热片厂家

《鬼吹灯》的IP拆卖闹剧似乎还历历在目,《心理罪》的两部电影宣传近期又都一同拉开了序幕。

这几年,围绕着IP版权纠纷的话题总是不断,但又各有新意。

想当初天下霸唱把小说《鬼吹灯》的版权分销给了两家公司,结果闹得一个IP下的两部电影出现了同台打擂的局面。

意外的是,无独有偶,雷米的小说《心理罪》再遭IP撞车。一部由李易峰、廖凡主演的电影《心理罪》和一部由邓超、阮经天、刘诗诗主演的电影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,几乎同时开机和杀青。

从去年底杀青之后,两部电影像商量好了似的都开始宣传造势,一副“你看上去很好看,但我其实比你更好看的”的一决高下架势。

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百科

目前,李易峰版的《心理罪》已经定档8月11日全国上映。

而公开资料显示,邓超版的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也将于今年正式上映。

如此看来,《心理罪》背后的IP拆卖故事,更是惊人的相似于当年的《鬼吹灯》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《心理罪》复制了《鬼吹灯》的老路

天下霸唱这辈子干过最2B的事情,可能就是把小说《鬼吹灯》的版权拆分卖给了两家公司吧。

一家是中影集团,一家是万达影业。

中影集团联合导演陆川,拉来乐视影业拍出了电影《九层妖塔》;万达影业则牵手华谊兄弟、光线影业,开发了电影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。

天下霸唱对此曾公开表示:“我其实有点后悔,当初卖版权的时候,第一部(《精绝古城》)卖给了陆川,第二部(《龙岭迷窟》)卖给了万达,导致现在两部电影有点竞争的局面,同时风格也很难统一。”

都是自己作品里诞生出来的亲儿子,天下霸唱又为何要吃后悔药呢?

原来,陆川导演的《九层妖塔》虽然说是改编自《鬼吹灯》小说系列的第一部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,但影片呈现出来的故事却和原著故事大相径庭。

电影《九层妖塔》中,不仅引入了一万多年前鬼族曾占领了地球的故事背景,还将女主“杨萍”设定为了鬼族后裔。

《九层妖塔》豆瓣评分2.4

《寻龙诀》豆瓣评分7.6

电影上映之后,原著“灯丝”纷纷炮轰导演和制作方,并将《九层妖塔》定义为了 “ 中国式打怪片”。

而电影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的剧本,不仅是由天下霸唱与编剧张家鲁耗时两年一同打磨,并且还请来了曾执导出《刀剑笑》和《画皮2》这样大制作水准的新锐导演乌尔善。

抛开原著小说中的“鬼怪”内容,无论是从剧本改编、导演人选,还是投资制作上,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的水准注定都远高于《九层妖塔》。

回过头来,再看《心理罪》这一大IP拆分的糟心事。

《心理罪》的亲爹雷米对于版权商业价值的追求,显然比天下霸唱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《心理罪》系列五部小说,雷米分别卖给了5家公司。

《心理罪》的5家版权方

雷米出售《心理罪》版权的缘由跟天下霸唱差不多,就是在小说创作的过程中,每写完一部就会有影视公司前来谈合作。

而将自己的小说改编翻拍成为影视作品,大概是每一创作者都会有的期待吧,尤其还是在IP版权的炒作还没有这么火热的当年。

所以,当有影视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的时候,大多数作者对于授权事宜其实是没有太多考虑和自我想法的。

同是自己的亲儿子,为什么作者都做不到一碗水端平?

2009年,第一部《画像》和第二部《教化场》一经出版,北京大有天工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就来游说雷米,拿走了两部小说的版权。

2010年,导演龚朝晖和他所属的公司嘉映影业向雷米投来了橄榄枝,表示了对于第三部《暗河》的版权兴趣。

而第四部《城市之光》,是雷米在2012年才授权给导演徐纪周的。

但原本已经错开了的四部小说授权,还是在2017年撞车了两部。

对于两部电影同时上映,雷米表示并不介意,“可能就是机缘巧合吧,但我觉得这是不同阶段的故事,反映的是不同阶段的状态,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。”

这么官方而又客套的回应,估计天下霸唱当年也说过吧。

同《鬼吹灯》一样,两部《心理罪》电影项目面前,雷米对于李易峰版的《心理罪》只是贡献了自己的小说版权,投资制作上未做任何参与;而邓超版的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,雷米不仅担任了编剧创作,而且还在该电影中奉献了自己的表演“处女秀”。

《城市之光》宣传海报

这就让人不仅发问了,说好的一视同仁呢?

据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透露,电影《心理罪》只是选取了小说《画像》中的“血之魅”章节改编而成,并没有涉及小说中后篇的“校园杀人案”部分。

创作团队方面,《心理罪》由多次担任张艺谋电影副导的谢东燊执导,网剧版编剧顾小白操刀剧本。

演员方面,虽有“ 影帝”廖凡出演刑警队队长“邰伟”一角,但也有百花奖“最佳男配角”李易峰担任“方木”一角。

据爆料称,李易峰在影片中的很多打戏部分,都是由替身拍摄完成的。

《心理罪》主演李易峰

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这一边,虽说是整个小说的最后一部,但却是独立成章的,基本上与前四部作品没有发生横向、纵向的关系。

“方木”一角由观众心目中的“ 影帝”邓超扮演,导演徐纪周最擅长的就是拍摄悬疑和警匪类影视剧。

据公开信息显示,邓超名下的霍尔果斯橙子映像传媒有限公司也出现在了电影《城市之光》的出品方名单里。也就是说,《城市之光》可能是邓超这两年投入最多的一部电影。

看到电影海报,有网友评论称,“辛小丰走了,方木住进来,邓超这次是奔着 影帝去的。”

《城市之光》主演邓超

虽然和力辰光拥有《心理罪》小说中《画像》、《教化场》两部的版权,李力也公开表示要把两本小说拍成三部电影作品,但雷米似乎依旧不对其看好,首部作品便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

而雷米如此明显的偏袒于《城市之光》,又很难不使人想象,其未来是否会步了当年《鬼吹灯》一样的后尘,卖了孩子又想要回抚养权。

抚养权争夺的背后,是小说IP改编权的边界问题

当年,电影《九层妖塔》和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票房、口碑双较量之后,原作者天下霸唱还为自己加了一段“争夺抚养权”的自嗨戏码。

2015年底,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上映之时,天下霸唱以侵犯作者署名权及作品完整权为由,将《九层妖塔》的出品方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,以及导演、编剧陆川告上法庭,并索赔人民币100万。

原来,电影《九层妖塔》的海报和正片里都只标了“根据《鬼吹灯》小说系列之《精绝古城》改编”的字样,但却未提及小说《鬼吹灯》作者天下霸唱(真名张牧野)的名字。

有知情人透露,天下霸唱也是在影片上映后才知道被改成这样子的。

估计天下霸唱也是后知后觉,心想“你们把我的小说拍成这个鬼样子也就算了,还不承认是翻拍的我的小说”。

天下霸唱的《声明》

其实很多观众一眼就看出来了天下霸唱这点小心思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部电影改编自《鬼吹灯》,而天下霸唱起诉索赔的100万金额也明显太少了。

所以,大家一致认为,天下霸唱起诉片方的一个很重要原因,就是影片恶评不断,并被讽为年度烂片。而天下霸唱认为,这影响到了他的声誉。

在天下霸唱胜诉之后,我们不得不探讨这样一个问题,那就是在小说改编权卖出去之后,作者的干预边界在哪里?

《鬼吹灯》一案判决过程中,法院认为,保护作品完整权高度抽象,在判断的时候,不能简单依据电影“是否违背作者在原著中表达的原意”或者“对原著是否改动、改动多少”进行判断,而应从改编客观效果来看。

虽然雷米公开表示,小说的电影版权已经售出,就不会再对其做过多的干涉。但将一部小说的版权拆分卖给5家影视公司,很难想象未来可能引发的麻烦会比《鬼吹灯》少。

尤其是,雷米本人已经涉及了电影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中的编剧和客串等工作,未来想要在众亲儿子面前,既能一碗水端平,又不用负连带责任,这得需要积攒多大的好运气啊。

绿壳蛋鸡苗

老王家医用冷敷贴

儿童乐园淘气堡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