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热片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片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楚成王之死历史上因泄露储君人选而被杀的国君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2:24:39 阅读: 来源:电热片厂家

楚成王之死:历史上因泄露储君人选而被杀的国君

楚成王是春秋时期楚国一位很有作为的国君,虽然他通过政变杀掉自己的哥哥而夺得了君位,有着极不光彩的一面。但是他北敌齐桓公、痛击宋襄公、降服江南诸小国,为楚国的强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强势的君主,却在选择继承人上面犯了迷糊,并最终为此而丧了性命。

一代霸主楚成王却被儿子用白绫勒死

楚成王芈頵自即位以来,积极进取,奋发图强,大力发展国力,灭国十二,扩地千里,争霸中原,使楚国声威大震,是春秋时期名副其实的一代霸主。

可惜的是,这位霸主晚年却因识人不明,被儿子逼得自杀身亡。

楚成王儿子身上的造反基因,来源却是楚成王自己。

想当初,楚成王正是杀掉了自己的亲哥哥——楚王堵敖,才得以当上国君。

这血腥的一幕在46年后重演,正可谓: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!

话说回来,楚成王的确是个有为的君主,他在位时,屡屡对周围的国家用兵,先后灭掉了今河南省南部和西部的申、息、邓等国,并伐黄服蔡,多次向郑国进攻,边境线不断北扩东移,这架势猛如迅雷,势不可挡,把中原的一些国家吓得直打哆嗦。

郑国当时在今河南省新郑一代,它被楚国打疼了、打痛了、打怕了,便向东边的齐国求救。

当时的齐国正处于鼎盛时期,多次召集周边的诸侯小国会盟,是个霸主国家。

齐恒公为了救郑,便率领齐、宋、陈、卫、郑、许、鲁、曹、邾八国军队进攻楚的盟国蔡国,蔡军不战而溃,联军一路打到召陵,锋芒直抵楚的北境,楚成王派使者去质问齐恒公:“你们在北边,我们在南边,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国家,怎么招呼也不打,就一下打过来了,我们怎么得罪你们了吗?”

齐恒公不知道怎么回答,还是管仲会说话,胡编道:“从前召公曾经对我们的先君说,‘你们有权讨伐无礼的诸侯,捍卫周王室的尊严’,你们楚国没有按照义务向周王室进贡包茅,周昭王南征后也没有回来,这些难道不是你们楚国的责任吗?”

使者把这话传给了楚王,楚王一听,气坏了,召公那是周文王的儿子啊,都多少年前的旧事了,召公和齐国的先君姜子牙说了什么话,如今谁知道啊,即使他说了这话,又有什么法律效应呢,召公只不过是个周朝的一个权臣而已,又不是君王。

但是眼看联军人多势众,好汉也不吃眼前亏啊,楚成王咽了咽胸口上的这口气,让使者回话道:“没有以诸侯礼向周王室进贡包茅,实有此事,这是寡人的过错。但是周昭王南征,淹死在汉水,我们也无能为力啊,你们问汉水去吧!”

楚成王这话,前一句谦卑,后一句强硬,刚中带柔,柔中带刚,既表示愿意合作,又表示不会吃冤枉亏。

齐恒公见威慑楚国低头,顺便抢些便宜的任务没有完成,心中实有不甘,因为联军这次浩浩荡荡而来,耗费巨大,自己没有获得任何好处,只是让周王室讨了便宜而已。

齐恒公不是傻瓜,没有利的事情,谁会去做呢?

于是联军继续进逼楚国,到了陉(今河南郾城县南),楚成王派屈完带兵抵御,看着严阵以待、雄纠纠气昂昂的楚军将士,齐恒公也不禁生了怯意,两军从春天一直相持到夏天,谁都不敢轻易进攻。

时间在一天天过去,钱粮在一天天变少,士兵在一天天变老,将帅的心也在一天天疲惫。

终于两方面都有点耐不住了,只不过是那份自尊心还在坚持。

楚国看出了这点,便派屈完去前去讲和,屈完的话很不客气:“你们到底要怎么搞,打还是不打,你们要是讲道理,咱们服气,你们要是不讲道理,方城和汉水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,你们人再多也没用”。

齐恒公见实在占不了任何便宜,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,只好言和,俗话说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材烧”,何必一条道黑到底呢?万一联军先支持不住了,被迫后撤,岂不是面子上更挂不住。

于是联军偃旗息鼓,退回召陵,与楚国结了盟,这才离去。

这回,楚国可是在各路诸侯面前充分展示了自己强壮的肌肉,一下子声名鹊起,楚成王受到鼓舞,开始图霸中原。

齐恒公死后,宋襄公欲称霸,这人可谓是春秋时期的堂吉诃德,外强中干,却又好大喜功,还不识时务,自视甚高。

公元前639年,宋襄公与齐、楚盟于宋地鹿上(今安徽阜阳),要求承认他为霸王,楚成王假意一口答应下来。这年秋天,宋襄公又邀陈、蔡、许、曹、楚等国君在盂地会盟(或作霍,在今河南),欲在会上成为霸主。

轻车简从的宋襄公,到了会盟地后,便向各国君主提议:“各位,君命天授,我宋国乃是前朝商的嫡裔,帝高辛的后人,正宗皇胄贵嗣,又是本朝公卿,在座各国中唯一的公国,所以各位应该在我的领导下,统一旗帜,‘尊王攘夷’,维护周王室的尊严,你们说好不好?”

其他诸侯都不答话,他们看着楚成王的脸色呢!

只见楚成王黑着脸,瞪了一眼宋襄公,说道:“好一个皇胄贵嗣,要是你都能做霸主,那我算什么?”,说罢一声令下,身边的武士,如狼似虎,扑向宋襄公,宋襄公身边的几个卫兵早吓得魂飞魄散了,就这样,不费吹灰之力,宋襄公就被楚成王拘禁了起来。

楚成王押着他进攻宋的国都商丘,宋军坚守,数月不下,这时周围的诸侯跑出来求情,楚成王这才释放了宋襄公,罢兵回国。

宋襄公回国后,不甘受楚之辱,亦未放弃争霸之心,于公元前638年夏,进攻附楚的郑国。楚成王为救郑率军攻宋。宋襄公遂由郑撤回迎战。泓之战于是爆发。

当时楚军进抵泓水南岸,宋军已占有利之地,在泓水北岸列阵待敌。

当楚军开始渡河时,宋国右司马公孙固向宋襄公建议:“大王,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可以等他们渡了一半时,突然袭击,也许能获得胜利!”,宋襄公拒不同意,说:“不要!我们是仁义之师啊,怎么能干这种卑鄙的事情呢 ?等他们过河,我们再进攻!”。

楚军渡河后开始列阵时,公孙固又向宋襄公道:“大王!他们刚刚上岸,列阵混乱、立足未稳,这时我们突然发动进攻,也许能获得胜利,再晚就来不及了!”,宋襄公又白了他一眼,说:“不要!你要知道,我们宋国可是仁义之师啊,怎么能干出这种卑鄙龌龊的事情来呢?等他们排好阵型,我们再进攻!”

直待楚军列阵完毕后,宋襄公这才大吼一声,下令进攻,道:“上天保佑大宋,仁义之师必胜!我的勇士们向前冲啊!”

一阵战鼓轰鸣中,两军交锋,很快便分出了胜负,楚军实力强大,一经激战,宋军便是大败。宋襄公的亲军全部被歼,宋襄公的大腿也中了一箭,受了重伤。

战后宋国人都怨恨宋襄公指挥不当,让国家遭受这样惨重的失败,失去大片的土地,还被迫向楚国重重纳贡,但宋襄公却并未认识自己的错误,反而向臣民辩解道:“你们知道吗?古代行军打仗,即使关键的时候,也不能失去大礼,做不仁不义的事情,我们作为君子之国,就不能去伤害那些已经受伤的敌人、不能捉拿那些头发花白的老兵、不能依靠险隘的地形来打击敌人,不能主动攻击尚未列好阵形的敌人。我这样做是遵从上天和古代圣贤的指示,有什么错呢?诸位,我完全就没有任何不当的地方啊”。

宋襄公的话只能让他的臣民更加鄙视他,在一片抱怨声中,不久便死于了腿伤恶化。

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最终葬送了他的性命,也成就了楚成王的霸业,此时楚国的势力已经到了黄河以北,中原各国无不以诚惶诚恐之心来面对这个巨人。

楚成王虽然在国家事业上做出了很大成绩,但是在家事上,特别是储君的选择上,犯了很大的错误,以致白白送掉了自己的性命。

按周公所定的“宗子维城”的世袭制,楚国的王位继承人当属长子商臣。但是楚国有自己的习惯,类似草原民族,有“幼子守家”的风俗,王权嗣位常由小儿子继承。

在周礼和楚俗之间,楚成王左右摇摆,使得储君的位置一直没有得到确定。

商臣富于心计,经常把珠玉环佩等小玩意送给成王身边的近臣,以拉拢讨好。于是不少人为商臣说话,把他吹嘘得象树上的花一样。

楚成王听了不少关于长子商臣的好话,便动了立储的念头,他向令尹斗勃咨询说:“商臣这孩子不错,有先王的遗风,你看他做太子,怎么样?”

斗勃是个明白人,知道商臣的底细,便回答道:“大王,您还年轻,现在考虑立太子是不是早了点!”

楚成王道:“不年轻了,我都老了!”

斗勃又道:“恕臣直言,即使要立太子,也不能立商臣。首先,自古楚国的习俗,是幼子守家,立少不立长,我们不能坏了老祖宗的规矩;其次,商臣这孩子,眼睛象蜂,声音象豺,一看便是性情残忍,阴险狡诈之人,如果立他为太子,楚国将来说不定会出什么祸乱,请您三思啊!”

楚成王不听斗勃的劝谏,一意孤行,立商臣为太子,并安排潘崇做他的老师。

商臣果然是小心眼的人,听说斗勃反对立自己为太子,心中愤恨,便想伺机除掉他。

公元前627年,许、蔡两个诸侯国叛晋附楚。晋襄公拜阳处父为大将,兴师讨伐。楚成王便令斗勃为主将、成大心为副将,率楚军援救许、蔡。 两军隔泜水相持两个多月,眼看到了年底,晋军粮草将尽,阳处父渐渐着急起来。他想退军,但是怕被楚军探明虚实,乘势追击;又怕自己担上畏楚恶名,被人耻笑;于是苦苦思索,终于让他想出了一条妙计。

他派使者前往楚军大营,传话道:“我奉了我们将军的密令,特来相告,晋楚两军相持了这么久,难分胜负,白白消耗军资,对谁也没好处,还不如痛痛快快打一场,一决雌雄。将军如果想决战,我军愿意退后30里,让你们渡过济水布阵,然后一决胜负,如果你们不敢过河,那么就请先后退30里,让我军渡过济水布阵,然后再作决战。不知将军意下如何!”

斗勃早就知道晋军粮草将尽,此时听闻晋军这番狂妄的口气,心中有气,便准备渡河击晋,副将成大心连忙劝阻,要他防备晋军有诈,说万一晋军在楚军半渡之时,突然发动袭击,就不妙了。

斗勃一听有理,便传令全军后退三十里地,重新结寨,等待晋军过河,进行决战。

阳处父见楚军后退,大喜过望,连忙遍告全军说:“哈哈,你们看啊,楚国的将军斗勃,怕了我们晋军,不敢渡水决战,早已逃之夭夭了。现在敌人跑了,我们再渡河就没有必要了,不如等到明年开春,天气转暖,再行战事不迟,你们说好不好啊!”士兵听闻,欢呼一片,于是,阳处父率晋军大摇大摆地凯旋回国,一路欢天喜地。

楚军等了两天,不见晋军有什么动静,便派人去侦察,这才得知晋军早已撤离。

斗勃不战而归,楚成王非常生气。商臣一看时机到了,便进谗言道:“两军相持了两个多月,斗勃就是迟迟不肯出击,最后还主动退让,避开晋军,让人家白白成就霸名,听人说他是接受了阳处父的贿赂。他这样做,对得起楚国的臣民和父王您吗? ”

楚成王听罢大怒,派人给斗勃送去一把剑,让他自杀。斗勃本来想进宫申辩,不料在宫门口遭到商臣的阻挡。求见不得,洗冤不成,斗勃仰天长叹一声,当场拔剑自刎。

这件事从头到尾,成大心都看在眼中,记在心底,他埋葬了斗勃的尸骨之后,便身穿囚衣,冒死进宫,向楚成王一五一十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楚成王开始有了醒悟,对太子商臣动了疑心。不久,他又看到一个近臣身上佩戴着自己赐给太子之物,觉得奇怪,便追问其此物从何得来,甚至不惜动刑逼问,近臣实在抵赖不了,只好如实道出原委,说是接受了商臣的贿赂。楚成王这才彻底恍然大悟,既痛悔斗勃之死,又后悔不听斗勃之言,于是开始疏远太子。

楚成王的小儿子王子职很聪明,楚成王一直很喜欢他,便想废商臣而立王子职。不过此时商臣已经在朝中渐渐培植了一批势力,楚成王也不敢贸然行事。

正在这时,嫁到江国的王妹江芈回国归宁,居住宫中。楚成王便对江芈说出了自己的心事。江芈沉思道:“老哥,这是大事啊,不可轻举妄动,弄不好会出乱子的,不过,要是能找到商臣的过错,就能名正言顺地废掉他!”

楚成王的身边早就有太子的耳目,这话果然很快就传到商臣耳中。

商臣连忙找师傅商量对策,潘崇道:“我有方法,可以验证这话的真假,你姑妈江芈,性情急躁,一发火,什么事都藏不住,太子可为她设宴,故意激怒她,从中窥探一二!”

商臣依计行事,摆下丰盛的宴席招待江芈,开始时对江芈非常恭敬,亲自倒酒替江芈祝寿,还姑妈长姑妈短的叫个不停,好不亲热,可酒过三巡之后,商臣渐渐露出怠慢的意思。 他先是让厨子直接给江芈送菜,自己不再起身,后来又自行和周围的侍者说话,不搭理江芈,江芈很不高兴,连连发问,商臣还是充耳不闻,江芈果然勃然大怒,站起来厉声道:“你这臭小子,这么无礼,怎么配作太子?”

商臣这才转过头,桀骜道:“我是太子,将来父王会把王位传给我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江芈怒极而笑,道:“哈哈,你这竖子,还想当太子,别做春秋大梦了,你父王早就想废了你,不识好歹的东西,走着瞧吧!”说罢,甩袖登车而去。

回到宫中,江芈怒气未消,径自去见楚成王,恨恨地说:“商臣这孩子,太傲慢无礼,无法担当国君的重任,应该马上废掉!老哥,我看他面目凶恶,拖得久了,怕出意外啊。”

楚成王点头道:“妹子,有了你这句话,我就下定决心了,明天早朝,我就晓喻众臣,废掉商臣!”

江芈听了大喜,正要告辞。楚成王又道:“云梦虞人进献了一头野熊,我让御厨正在烹调。你在晚上酉时来我宫里,我已经约了王子职,咱们三人一起品尝熊掌,商议大事"。江芈连忙点头答应。

那边说道商臣探听了楚成王废储的虚实后,心中惶恐不安,便急忙赶去见师傅潘崇,询问对策。

潘崇想了一想,问道:“太子你能放下身价,侍奉王子职做楚王吗?”

商臣连连摇头:“他比我小那么多,我做不来。”

潘崇顿了一顿,又问:“那么你愿意逃到别的国家去吗?”

商臣道:“无缘无故地逃到别的国家,自取其辱,我也做不到。”

潘崇摊开双手,无可奈何地说:“除了这两条,再也没有别的方法了。”

商臣痛苦失声,跪倒在地,苦苦恳求。

潘崇盯着商臣,皱着眉,阴沉沉地说:“良策嘛,还有一条。但就怕你下不手......”说到这里,潘崇止住话头,默然不语。

商臣一听对这话,似乎有所觉悟,站起身来,咬了咬牙,冷冷道:“到了这步田地,还有什么不忍心呢?先生请直说吧!”

潘崇靠近商臣,低语一番,商臣的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,目光先是惊恐,然后是淡定,其中还透着些许残忍,最后竟是兴奋了。。。

这天傍晚,商臣托言宫中有变,率军围住王宫。手持利剑,闯到楚成王面前。

这一年,楚成王已经即位46年了,46年前,他也曾这样率兵出现在楚王堵敖的面前,一样的场面,一样的形势,一样的结局,不需要太多的解释。

商臣用沾满血的利剑,在楚成王面前砍杀了几名内侍和宫女后,便让人把白绫打个结,扔在地上,两头让两个武士拉着,然后对楚成王说:“父王,您过来,把头放在这里,闭闭眼,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!”,商臣的表情依然如以前那般温驯,没有任何变化,似乎就象昨天晚上给父王请安一样,脸上还挂着微笑,可是眼睛里却闪着奇怪的光芒,黑夜里狼眼一样的光芒。

楚成王脸部的肌肉抽搐着,他还不想死,他还想见心爱的小儿子最后一面,他哀求道:“能让我吃完御厨做的熊掌,再说好吗?”

商臣呆了半刻,脸上的表情突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变化,之前的温驯一扫而光,顷刻间脸上布满了阴云,如同饿狼露出尖牙一般,失声咆哮道:“你想等王子职来救你吗?。。。你始终就是不喜欢我这个儿子,无论我怎么做,你自始至终只喜欢那乳臭未干的小子!”

楚成王知道,此时任何的言语和哀求都无济于事,只能徒找羞辱,他万念俱灰,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儿子,凄然问了一句:“我死后,你准备给我什么谥号?”

商臣脱口而出:“灵!尊你为楚灵王”。

楚成王摇了摇头,表示不满意!

商臣想了想,语气平复下来,道:“成!父王你为楚国扩地千里,成就霸业,是有成之君!你生前孩儿不能尽孝,你死后我会发誓维护您的威名!”

楚成王点点头,惨然一笑,抓起地上的白绫,套在脖子上,商臣向两旁使了一个眼色,两个威猛的武士一用力,楚成王便气绝身亡了。

这时御厨刚刚把做好的熊掌端出来,看见这一幕,惊恐不已,手一哆嗦,盛着珍贵熊掌的食器便立马掉落下来,撒了一地。

这无比美味的熊掌,楚成王再也吃不到了,叱咤风云的一代霸主,就这样怀着对生的无比眷念,死在亲生儿子手上,此刻站在一旁的商臣突然潸然落泪,伏地痛哭。

这天晚上,王子职和江芈也未能幸免。

第二天,商臣临朝告谕群臣,昨晚楚成王暴疾而亡,自己身为太子,将自动成为新王。

他就是历史上的楚穆王。

冲压弯头厂家

新型游乐设备

南京债务律师电话

南昌会计培训